天空之下 - 无尽的故事>科幻>椎蒂(失忆后我白捡仿生人正太弟弟) > 【完结感言】我为什么要写《椎蒂》
    【完结感言】我为什么要写《椎蒂》

    《椎蒂》最早是在梦境中出现的。小男孩信誓旦旦地说,有x1nyU但是不想和他谈恋Ai也没关系,他可以先满足姐姐。“我和姐姐的关系独一无二,她就不会再Ai上别人。”

    梦其实是恶梦,小男孩真的很疯。

    ——总之如果我不Ai他了的话,他就打算以泄露研究所机密为名杀了我,然后把我的意识上传云端,变成他永远的电子宠物。

    在2023年2月2日的聊天记录里,我是这样阐述梦境故事的结局的。其实现在看来这个版本也挺带感,但是算了;因为这个版本b现在的结局看起来更真实,我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其实一开始也没想开坑,真正到4月份开坑还是因为《房思琪的初恋乐园》,和因为《房思琪》提到而慕名去看的《洛丽塔》。我想其实很多人都会在这类作品的时候感到愤怒,我也看到过不止一本讲述少nV复仇的作品,甚至少nV化身厉鬼,也不会放过伤害她们的存在。但第一次认真这两部大作还是看得我怒火中烧,气得要Si。我总觉得,或许得有那么一本恋童和X侵不是讲羊与狼的二元对立,羊与狼可以是一个人的两张画皮那样的作品。或许,相对于《痴人之Ai》写作的《贤者之Ai》可能也有这种心态吧。

    但是一旦进行到了认真动笔写作的地步,整颗心就扑在了故事本身身上。设定做着做着越做越满,故事也变得越发复杂。等反应过来时,已经为“我”写完了三十五年的人生:破碎的过家家,流离的青春期,消散的白月光,浪费的青壮年。司一可意始终如一的可心人儿;音Sick,生病的,一个想Ai人类,却无人可Ai的家伙。她的人生是从深渊地底底迪,可Ai一点开始的,一路曲折辗转,才爬到普通人生活的平静中。在这样泥泞的攀登过程里,椎蒂是她唯一的倾诉对象,是她人生的拄拐,是支撑她走下去的骨架,是她为数不多的欢愉。

    骨架和欢愉,脊椎和Y蒂。

    椎蒂。

    在《椎蒂》正文中,故事的主角椎蒂是被凝视的主T。我注意到洛丽塔和房思琪的开头,叙事时画面的视点总是落在她们的发旋上;随着时间的推移,仰视着你的小nV孩逐渐长大,在瑟瑟发抖中cH0U条,因为不能掌握的话语而变得越来越沉默。椎蒂虽然有着类似的视点追踪,但是一直到故事结尾,他都不会再长大。视点虽然不变,但是他在这段关系里坚持变本加厉地夺权,从开始主动到结尾。

    这么去写是因为,这个故事虽然以伪骨科姐弟开场,但确实是以亲母子的关系收尾的。孩子是会长大的,就算没能教好,孩子也会像发酵面团一样膨胀,把家长的话语权挤兑得丝毫不剩。啊,不过“叛逆期”结束就又好了。家长一厢情愿地说,我要与孩子做朋友,做姐妹兄弟,孩子也很清楚其中的差别的。所以虽然椎蒂喊一可“姐姐”,但其实心里很清楚这是“妈妈”。

    所以雷母子关系的我觉得可以不吃,或者看到第一部分结束就OK!因为第一部分nV主的记忆没有揭开,还是b较香的伪骨科姐弟,弟弟还介绍同学给姐姐认识,非常善解人意的小可Ai一枚呀。

    被椎蒂介绍给司一可的是他的初中同学屈辰冽。屈辰冽是“反霸总”的。我给小屈的配置其实和市面上的新媒T爆款总裁文差不多:家境殷实,爷N疼Ai,爸爸永远缺席,妈妈信大婆教J娃草包。在大多数爆款作品中,霸总屈辰冽会在小的时候惨遭恶人绑架,然后遇到小小的平民nV主搭救,再把自己的传家玉佩送给nV主,说自己以后要娶她。十年过去了,霸道总裁始终找不到这个小nV孩,而小nV孩也傻乎乎地捧着玉佩等,两个人可以愣是互相错过到请付费再继续观看的地方,然后让你真心付出的一杯N茶钱也被他们的不张嘴活活错过。

    我们的小屈被椎蒂看守着,自然也就没有了遇见其他同龄救世主的机会;从此他的世界里没有了信物和信物依托的信仰,但单纯善良的小男孩很快找到了崇拜和仰慕的对象——在他的眼里,司一可是真正的仙nV,而且还是他最崇拜的大科学家。他对一可的感情更像崇拜偶像,虽然深刻,但是很有距离。让小霸总出国也是给世界不言情化留条出路,毕竟要写的还是一可的故事。

    在司一可这里,屈辰冽是一个参照物。椎蒂计划利用当前并无Xx1引力的屈辰冽告诉nV主真实的孩子是什么样子,但对于司一可来说,这并不能让她真的放宽心,投入与椎蒂这段实际并无道德负担的感情之中。她只会越来越感受到椎蒂的“假”——可Ai逐渐变得割裂,撒娇逐渐变得生y,人造的痕迹越来越明显。所以最后椎蒂改变了策略,于是小霸总重回赛道,不过就和他言情男主的命运一样,追妻总是从终点往回跑的。

    季尹用尽全力的处心积虑,也不过就是作为一个优质而易得的猎物被选中,像送进g0ng中的秀nV一样送到司一可的身边。可惜小皇帝消受不起这专门调教来侍奉她的伶人,自己还很心软,让对方给自己做点端茶倒水的工作。但司一可不这么做的话,季尹有概率会被椎蒂杀掉。当然,最后因为很顺手所以成为真正的御前侍奉了,也算是命里有福……编不下去了

    当一个男人说自己不喜欢nV人的时候,他会抛出无数刻板印象的、厌nV的词汇来形容nV人。如果一个男人说自己不喜欢成sHUnV人,而是喜欢还没毕业的nV学生时,他们往往用的也是这套说辞,顺带配合上童年的记忆和被前任欺骗的情伤。司一可也遇到了一个可以让她“从良”的年轻男人,他刚好快要毕业走入社会,外貌英俊,X格单纯,又有着经典可供拿捏的缺陷:慕权、拜金、刻薄、幼稚、肤浅等等。季尹如果是个nV人,大概率已经在男人的叙事里套上了订婚的钻戒,要么痴心等着Ai人独守空房,要么找了个油脂更多的猪头踹了他。

    这么容易受人欢迎的,符合大部分人审美的男青年,对于司一可来说更像洪水猛兽,她避之如蛇蝎。不过看来还是蛮失败的啦,这家伙完全证明了司一可的yUwaNg指向是完全绕开成年男X的。